向散户“投降”!大空头香橼:停止做空研究,将专注于做多机会

向散户“投降”!大空头香橼:停止做空研究,将专注于做多机会

北京时间周五晚间,华尔街知名做空机构香椽研究公司(Citron Research)的创始人安德鲁·莱夫特(Andrew Left)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该公司将停止发布做空研究报告,转而把重点放在做多所谓的“倍升潜力股”上(www.48688.cn)。

香椽研究公司以做空而闻名,但在做空视频游戏零售商Gamestop(NYSE:GME)失败之后,停止发布做空研究之举似乎意味着该公司已经“投降”。散户与机构投资者之间围绕着Gamestop而展开了一场斗争,并在华尔街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在散户疯狂买入该股的热潮中,香椽研究公司被迫割肉离场。

莱夫特在周五发布的一段视频中表示:“香椽研究公司发布做空报告已有20年,但现在将停止发布这种报告。我们将把重点放在为个人投资者带来做多‘倍升潜力股’的机会上。”

所谓“倍升潜力股”(Multi-Bagger Stocks),指的是股本回报率超过100%的股票,这个词是由彼得·林奇(Peter Lynch)在他1988年的著作《彼得·林奇的成功投资》(One Up on Wall Street)中首创的。

莱夫特在视频中还表示,香椽研究公司建立之初是为了对抗华尔街的“建制派”,但现在他自己已经变成了“建制派”,而他旗下的这家公司则已经“失去了焦点”。他说道:“在20年以前,我创办了香椽研究公司,目的是保护个人投资者,对抗华尔街以及无处不在的欺诈和股票推广活动。我们创立香椽原本是为了对抗建制派,但我们已在实际上变成了建制派。”

他还表示,在2020年里,香椽研究公司推荐的多头头寸从推荐之日到股价触及高点之间的平均涨幅高达121%。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个空头却成了一场反建制、反华尔街的抗争的代言人,而且这个空头本身也是这场抗争的首批受害者之一。莱夫特在本周早些时候表示,在投机性散户交易员推高GameStop的股价之后,他亏本回补了大部分GameStop空头头寸。此前他曾表示,GameStop股价将“快速”回落至每股20美元,并称其受到了持有该股的“愤怒的暴徒”的攻击。

香橼遭散户群起攻之

6个月以前,游戏驿站的个股价格在6美元左右徘徊,如今已经涨至340美元。这场散户的偷袭,让知名对冲基金梅尔文资本需要紧急输血,让知名空头香橼举白旗休战。

2021年1月19日,在游戏驿站暴力拉升之后,华尔街机构香橼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游戏驿站的买家“是这场游戏中的傻子”,预测股价将“很快”回到20美元的水平。这里的“傻子”,可以被理解为一场比赛中的失败方,也可被理解成“不经骗的毛头小子”。 香橼曾经先后狙击过20余家中国概念股公司, 7家已经退市,是华尔街知名的空头代表。

在业界闯荡25年的香橼创始人安德鲁·莱夫特(Andrew Left)还在视频网站上陈述自己看空游戏驿站的五大理由,但只能激发散户更愈发泥沙俱下式的猛烈抨击,和股价的进一步的水涨船高。

Real Money专栏作家Timothy Collins将这种市场动态比喻为电影里《虫虫危机》里蚂蚁和蚂蚱的战争:

“在资本市场的故事里,散户就好比蚂蚁,机构和做市商就好比蚂蚱。一大批散户意识到,如果合作,使用诸如期权或是针对低流通的股票,他们可以叫板卖空者。”

散户抱团,终让空头安德鲁举白旗休战。安德鲁在社交网站上表示,香橼已经卖出做空仓位,但并未透露亏损多少。

“我尊重市场。”安德鲁通过视频表示,“我同样也尊重那些‘华尔街局’论坛里的人。早在这个论坛诞生前,早在Instagram或是脸书诞生之前,香橼也曾经是散户的代言人。我知道你们都叫我‘婴儿潮一代’,但我真的知道市场已经发生变化。”此外,安德鲁还以“过来人”的姿态继续“教育”新手。“记得锁定部分利润用于交税,你现在的利润,还不全都是你的钱。”

香橼是谁?

香橼是一家具有近20年历史的做空机构,以激进做空闻名,曾做空二十多家中概股公司。

香橼先后阻击了20多家中概股公司,其中7家摘牌退市,还有部分公司重组。其做空的较为着名的中概股公司还包括新东方、中国高速传媒、奇虎360、恒大地产。

不过,香橼也屡有“失手”。2009年香橼做空新东方,由于报告内容并不充分,新东方股价不跌反涨;此后浑水又做空新东方,引来SEC调查,不过终新东方安然无恙。

另一家中国互联网公司奇虎360遭遇香橼做空六次。

主营产品:排队机,触摸查询机,LCD液晶显示器,广告机,触控产品,投影仪和投影幕布,室外LED显示屏